压电式植入部位准备

对无牙颌患者而言,种植体固位用固定修复体可改善咀嚼功能和生活质量。
José Luis Calvo Guirado 博士兼教授

适用于上颚 CAD/CAM 修复体的压电式植入部位准备

对无牙颌患者而言,种植体固位用固定修复体可改善咀嚼功能和生活质量。鉴于骨吸收和广泛性上颚窦气化,患者的后牙上颚骨高度仅达最低位置。植入部位使用压电装置和新型专用器械套件来准备。植入两个 10 mm 和六个 4 mm 的种植体,以固定由杆支撑的固定 CAD/CAM 义齿。

传统上,使用车针磨头来执行植入部位的准备程序。最新型的种植体马达可确保以低速和定义的扭矩值妥善控制切割操作。但是,在具有挑战性的解剖学情况中,例如骨量最少以及皮质骨只有薄薄一层时,或靠近鼻粘膜准备时,旋转式准备让操作人员仅有有限的感受性。此外,使用车针磨头,难以修正植入部位的初始轴。

相比之下,使用压电装置准备经证实对硬组织和软组织操作十分轻柔 (1)。这可供以优良的触感和最小的压力执行准备程序,从而最大程度地控制外科治疗过程 (2)。在危及娇弱的骨组织和软组织时,例如在实施内部上颚窦增高术的情况下,一直提倡使用超声波植入部位准备方式 (3)。在执行压电式准备后,也会确定骨整合的良好效果,这可促使初期种植体稳定性更早过渡为后期种植体稳定性 (4)。此外,在一项针对包括 3500 多例种植体压电式准备程序的多中心研究中,已证实在多种指示情况下均获得成功 (5)。

患者案例

"无系统化特殊性的一名 41 岁的患者由于牙周炎和龋齿丧失了她的全口牙。最终,她不得不在两颚佩戴粘膜支撑的全口义齿,由于修复体不合适,咀嚼十分困难。该患者决定植入种植体以支撑下颚中一个杆固位的固定 CAD/CAM 修复体。

三年后,该对相同类型的上颚义齿执行上述操作了。根据 CBCT 计划,在短种植体的协助下,避免了实施上颚窦增高术,而外科模板则用于将计划的位置传递至牙槽嵴(图 1 和 2)。 "

种植体位置
图 1:上顎牙嵴的术前图,其中已借助手术塑料模板标记种植体位置。鉴于低牙嵴,设计了超短的后牙种植体。
种植体位置
图 2:在牙嵴顶中部切开和准备黏骨瓣膜后,种植体位置即已传递至骨骼。

火焰状金刚石涂层 压电器械 (Piezomed I1) 用于标记种植体位置和执行先导准备(图 3)。小心地上下移动,同时降低功率、全面冲洗并轻微施压(低于 300 g)。随后,采用先导器械 (Piezomed I2A/I2P) 将植入部位的直径先扩大 2 mm(图 4),接着植入 3 mm(图 5)。

超声波标记器械 Piezomed
图 3:通过以平行于工作部件长轴的方式上下移动,来使用超声波标记器械 Piezomed I1 执行准备程序。
种植体马达 (Implantmed)
图 5:使用 Piezomed I3A/I3P 器械达到最终直径。对于位于位置 11 和 21 的 10 mm 种植体,植入部位使用装于种植体马达 (Implantmed) 中的 3.5 mm 旋转式钻头来执行最终处理。
Piezomed I2A/I2P 器械
图 4:下一步是使用 Piezomed I2A/I2P 器械执行先导扩大程序,该程序通过旋转水平移动来实施。

"若用于密质骨,则应按包括中间器械 Piezomed Z25P 和 Z35P 在内的完整器械操作顺序,在下一个扩大步骤前,扩大截骨宽度。

它们还适用于在关系到内部增高程序时,或在剩余骨高度小于 4 mm 时,于靠近上颚窦粘膜处执行准备程序。

在当前案例中,未使用 Z25P 和 Z35P 器械,因为后牙骨相对较软,使用 I3A/I3P 即可轻松应对。"

鉴于此区域中存在相对较硬的骨骼 (D2),因此位置 11 和 21 处的 10 mm 长植入部位使用直径为 4 mm 的旋转式钻头,并结合使用 W&H WS-75 L 外科反角手机、W&H Implantmed 种植体马达和可选 W&H(种植体稳定性测量)Osstell ISQ 模块,来执行最终处理。相比之下,由于骨骼较软,后牙部位则使用 Piezomed I3P 器械准备至最终直径为 3 mm。种植体最终穿过牙龈植入以待骨整合三个月(图 6-10)。现有义齿固定于四个临时种植体上(图 8)。

10 mm 组织水平种植体
图 6:将 10 mm 组织水平种植体植入位置 21。位置 11 处的种植体以及三个左侧后牙 4 mm 种植体已植入到位。
种植体稳定性
图 7:种植体稳定性使用 SmartPeg 和 W&H Osstell ISQ 模块来确定。所有值均处于中等至高范围内,且 ISQ 值最低为 69。
临时种植体
图 8:固定牙龈成型器后,将临时种植体植入位置 18、12、22 和 28。
塑料模板
Fig. 9: A plastic template reveals sufficient space for the existing prosthesis to serve as a temporary retained on the provisional implants.
术后全颌曲面断层片
图 10:术后全颌曲面断层片显示所有种植体均位于适当位置,包括翼状临时种植体。

讨论

"压电式准备已证实可促进骨骼愈合 (6, 7),这将促使骨形成情况改善,并提高靠近种植体表面的骨密度 (8)。正如随机对照试验中所示,这可能会促使与使用车针磨头准备的部位相比,提前提高后期种植体稳定性 (4)。

压电式准备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如同在当前患者案例中一般,在骨量较少时,让操作人员有极佳的感受性。在前牙部位常见的娇弱皮质骨层可使用压电系统更轻松地检测到,从而执行侵入性更小的准备程序。此外,Piezomed 的冷却系统可供有效冲洗手术部位。这样可避免产热,同时可最大限度提高效率。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压电式准备无巨大振动,这使该程序对患者而言更为方便 (9)。

所选结合型准备程序在硬骨中的前牙植入部位使用旋转式最终处理方式,这已证实是有效的,而压电式准备则最适于剩余骨高度较低的后牙软骨。"

José Luis Calvo Guirado 博士兼教授
照片:© Calvo Guirado

"José Luis Calvo Guirado 博士兼教授
牙科学博士,欧盟哲学博士、哲学博士、理学硕士
西班牙穆尔西亚"

更多信息

参考资料

  1. Vercellotti T. Essentials in Piezosurgery: Clinical Advantages in Dentistry: Quintessence Publishing, 2009.
  2. Schlee M, Steigmann M, Bratu E, Garg AK. Piezosurgery: basics and possibilities. Implant dentistry 2006;15:334-340.
  3. Pellegrino G, Taraschi V, Vercellotti T, Ben-Nissan B, Marchetti C. Three-Dimensional Implant Positioning with a Piezosurgery Implant Site Preparation Technique and an Intraoral Surgical Navigation System: Case Report.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ral & maxillofacial implants 2017;32:e163-e165.
  4. Stacchi C, Vercellotti T, Torelli L, Furlan F, Di Lenarda R. Changes in implant stability using different site preparation techniques: twist drills versus piezosurgery. A single-blinded, randomize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Clinical implant dentistry and related research 2013;15:188-197.
  5. Vercellotti T, Stacchi C, Russo C, Rebaudi A, Vincenzi G, Pratella U, et al. Ultrasonic implant site preparation using piezosurgery: a multicenter case series study analyzing 3,579 implants with a 1- to 3-year follow-up.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eriodontics & restorative dentistry 2014;34:11-18.
  6. Chiriac G, Herten M, Schwarz F, Rothamel D, Becker J. Autogenous bone chips: influence of a new piezoelectric device (Piezosurgery) on chip morphology, cell viability and differentiation. J Clin Periodontol 2005;32:994-999.
  7. Preti G, Martinasso G, Peirone B, Navone R, Manzella C, Muzio G, et al. Cytokines and growth factors involved in the osseointegration of oral titanium implants positioned using piezoelectric bone surgery versus a drill technique: a pilot study in minipigs. J Periodontol 2007;78:716-722.
  8. Di Alberti L, Donnini F, Di Alberti C, Camerino M. A comparative study of bone densitometry during osseointegration: piezoelectric surgery versus rotary protocols. Quintessence Int 2010;41:639-644.
  9. Sohn DS, Ahn MR, Lee WH, Yeo DS, Lim SY. Piezoelectric osteotomy for intraoral harvesting of bone block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eriodontics & restorative dentistry 2007;27:127-131.